新古典主义与当代生存焦虑

不管是对祖先的供奉还是对大小神的参拜,华人跟世界上的其他民族一样,是重视非理性信仰的名族。在科学诞生前,这些信仰主宰着人们的道德观念与生存理念。可科学给人们带来了理性且世俗的种子,马克思主义随之倡导的无神论,加上现代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非理性信仰越发不靠谱或者说过时。但对生存的焦虑和对死亡的恐惧却依然刻不容缓,为了寻找新的安全感,全民开始向钱看,向欧美发达国家主流价值观看。在年轻一代不知不觉放弃信仰的今天,他们面对着前人无法想象的生存焦虑,面对资本飞速运转竞争激烈资源有限的职场,当他们不知所措时,他们无处排解内心的恐惧,只能加倍努力工作保证能不被辞退,看着自己拥有的资产寻找慰藉。如果把尼采的“上帝死了”应用到中国,那可能是“祖宗死了”。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希望不要有那么一天,在越发复杂的世界里,年数以高的我忘记自己年轻的面目最初的心情;也不要有那么一天,现实的残酷彻底冰封我那热泪盈眶的本能。“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确描述了一个得了泪腺炎的妖怪,但这也是我能想到的对自己最好的生日祝福。

短评:《哲学家们都做了什么》

很多人想了解哲学,依然会马上想到罗素的《西方哲学史》。进入21世纪,挪威作家乔斯坦用一本《苏菲的世界》巧妙概括西方哲学史,内容趣味横生,《苏菲的世界》因此大受好评,是很多青少年了解哲学的必备书籍。那么我们还需要这本《哲学家们都干了什么》吗?

一代宗师(2012): 要说人生无悔,都是赌气的话

对于王家卫的电影,我一直都很偏心,《一代宗师》也不例外。初次尝试动作武术题材的王导不出意外地交出了一份充满人文情怀的,个人风格突出的文艺片,片中无论是昏黄的布景,精致的台词,优雅的动作,还是荡漾的水波,漫天的飞雪,感伤的泪水,无一不让人陶醉。

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2016): 快餐式柏拉图爱情

影片乘着北京遇上西雅图的东风希望能用同样的名字来获得同样的成功,但实际上可能这部不二情书除了票房能与前一部媲美之外其他方面并无突破,甚至水准有些倒退。不论是故事的精彩连贯程度,感情真实可信度,话题性,演员的演出水准,这部不二情书均没有超过前作,可谓是国产爱情片中一部并不突出的玩票之作。

关于琅琊榜(2015)

全剧整体来说制作精良且非常注重细节,服装,摄影很是考究,几位主演虽说有偶像派的嫌疑表演风格单一但表现总体让人惊喜,尤其是好久不见的胡歌。剧中的配角也都给足了镜头,反派实则层次更加复杂无一好演,所以选角上也选用了很多老戏骨,他们的表现也亦可圈可点,非常到位。

2014.9.8

苏轼的那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时古难全”虽说都被无数人引用太多次了,但我无论如何一直对它很钟情。想想此刻那句词也能体现我在中秋之际不能和家人团聚的心情,这种心情还包括了到了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不知道自己会在何方,周围会有这什么人,又会怎样得疯狂思念家人和现在自己身边的人。

宿命的《百年孤独》

这篇文章其实写于两年以前,选择它作为博客的第一篇文章,是想袒露一丝的目前的心境,如果孤独无法避免,那么为何不用写作拥抱它。 The essay was written two years ago. It is the book review of the well-known 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 The reason why I selected this essay as my first blog post is that I wish to share with you the reason why I write. If solitude cannot be avoided, why not embrace it… Continue reading 宿命的《百年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