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古典主义与当代生存焦虑

不管是对祖先的供奉还是对大小神的参拜,华人跟世界上的其他民族一样,是重视非理性信仰的名族。在科学诞生前,这些信仰主宰着人们的道德观念与生存理念。可科学给人们带来了理性且世俗的种子,马克思主义随之倡导的无神论,加上现代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非理性信仰越发不靠谱或者说过时。但对生存的焦虑和对死亡的恐惧却依然刻不容缓,为了寻找新的安全感,全民开始向钱看,向欧美发达国家主流价值观看。在年轻一代不知不觉放弃信仰的今天,他们面对着前人无法想象的生存焦虑,面对资本飞速运转竞争激烈资源有限的职场,当他们不知所措时,他们无处排解内心的恐惧,只能加倍努力工作保证能不被辞退,看着自己拥有的资产寻找慰藉。如果把尼采的“上帝死了”应用到中国,那可能是“祖宗死了”。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希望不要有那么一天,在越发复杂的世界里,年数以高的我忘记自己年轻的面目最初的心情;也不要有那么一天,现实的残酷彻底冰封我那热泪盈眶的本能。“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确描述了一个得了泪腺炎的妖怪,但这也是我能想到的对自己最好的生日祝福。

2014.9.8

苏轼的那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时古难全”虽说都被无数人引用太多次了,但我无论如何一直对它很钟情。想想此刻那句词也能体现我在中秋之际不能和家人团聚的心情,这种心情还包括了到了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不知道自己会在何方,周围会有这什么人,又会怎样得疯狂思念家人和现在自己身边的人。